寂寞梧桐,不锁清秋-墨香悠远

寂寞梧桐,不锁清秋
文:心雨聆听
光阴,总是不可阻挡,亦不可逆转的前行。一不留心,那些夏日的妖娆已在秋的眉目间走远。还未细细品读的花开灿烂已经此岸边两两相牵。八千里水湄蒹葭开始向深处蔓延……苍茫之际,唯留一声长长的叹息臭美网。一如,世间某些情缘,尚未羽翼丰满,早已光影暗淡。纷纷扰扰便在回眸于凝眸间伤感。
窗外,有风再次吹来,凉凉的夜色,不见那弯浅浅的新月明媚。思绪,在隔窗的摇曳里交织成杂乱无序。说好分别时的不想念又被秋风吹成一帘愁。一手烟火刘允若,一手虚拟的尘世,如何行一程风烟俱静的人生,摒弃所有的心心念念凝月诛仙?光阴的故事里,当一些誓言荒芜与浮华的流年,当一些承诺疏忽于细碎的尘事。曾经的痴缠眷恋像一瓣瓣落英飘散,情缘如枝头的花事从绚烂到荼蘼艾莎·卡扎菲。

词句清瘦,在空白间长满了错乱,一如原野丛生的绿植,若隐若现着荒芜的气息。这个季节,一些远在天涯忽然间犹似近在咫尺。想起你,如花的往昔依然留在记忆里。就让我安静地想,安静地忆。唯留下清风一线里寄予的祝福,再无打扰。而几许离殇,又隐约于一路走深的诗和远方。熟悉的容颜,跃上梦醒时那一抹白月光。思念,在这一抹秋凉里如约,抵达。昔日的馨香晕染成一室的悠扬,一支感怀的曲子,开始在心间流淌……伊人在远方,隔岸,望穿秋水,仿佛又看到你的倾城一笑……
你是否记得,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你是否记得,那年小桃红那年青枣青?那一年,竹马舞剑,青梅煮酒黄昏后陈颂雄?还有,西风凉的街头,那孤独的等候?烟花过往,留下故事几多愁。一场流年的相逢,渐行渐远渐无声。用一滴眼泪温暖前尘,无边的落木在眼前萧萧又萧萧。悲悲喜喜,闪烁在一朵残荷的露珠上。

多想,你涉水而来,哒哒的马蹄,是我期待的跫音。我执花相迎,蓝瓣黄蕊烈马音,落满两泪晶莹。你不是过客,是我的归人。可不可以,就这样,相约生生世世,依着恋着,永不分离。今夜,我把风裁成锦缎,一端是我送出的祝愿,一端是我无尽的牵念尘世巅峰,透过时空,你可否看到我迷蒙的双眼……
种一阙柔情缱绻,如莲的心事再次温婉。一纸情长向远方拉杜乔尤,一路馨香。你熟悉的模样,就在我眼前飘荡。于是,我心中的悠悠眷恋,如花般灿烂。夜风具银恩典,绕过軒窗,说着一段一段过往。忍不住回头望,金恩荣原来你就是我的梦想,我一直不变的期望……拂手抬袖间,已是衣袂飘飘,暗香袅袅。

花枝,摇摆着清风,云影悠游着天净。九月的美好如期而至躲美录。先有菊香芬芳了南山的石经长,又有月光明媚了安静的軒窗。寸寸月光落满的纸笺上,清晰了往日的时光。当花影拂过夜阑珊的寂,我在独自一角,对着微凉细细数说曾经的过往。荒芜情思,是繁华落尽后的模样。一朵菊花黄婉约成一曲山高水长,低吟浅唱。
白音格力说:一直很想做个温暖的诗人,写一行朝阳,写一行落霞,写一行花草,写一行月色,寄给珍惜的人修真魔皇。每天即使不得见,也时时能感觉到彼此眉间清风,心底照来的光。也希望自己,是你发呆时落在窗玻璃上的一滴雨,是你无意翻动书页跳进眼里的一个字,是清凉风,温暖光,是月白,花影,是你眉尖心上,绾风梳香时,静的念,细的语,是人杳杳,思依依,旖旎的一段好光阴。

如是,即便,流年里有些遗憾缠绕了双肩;岁月里有风沙模糊了双眼。我依旧,执一朵慈悲与温良凯登·克劳丝,行于阡陌红尘之上。将一颗草木之心妻凭子贵,植于尘世的纷扰。素素淡淡,娴静安然,开成我一世的清欢。摆一页舟楫,巧渡苦乐忧喜。
一语被提醒的我,愿意以一场花开的美丽旖旎这份红尘的相遇。捧着尘世一如往昔,一朵闲云悠悠飘荡成一脉清清孤意。一个人静守光阴,与素默痴缠。谭红不念归人何时归,不思过往已远去,将旧时光痕迹里的模样一一遗忘。只待,夕阳斜的黄昏,一丝清风今又至……




作者:心雨聆听,(微信:xinyulingtingsy),来自山东潍坊,专栏作者。喜欢文字,淡然欢喜,寂静相依。

*投稿邮箱:3381989255@qq.com 联系微信:mxyy1888
*部分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