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我们来啦-未尽之言语
在苦逼的论文季刚开始之时,为了激励我们早日达成目标,不但中途去了玉渊潭和欢乐谷,还在宿舍三人的微信群名上皮了一下豆丁的快乐日记,叫“打死论文后奔向海景房的103”。海景房是我们的终极大赏啊。
实际上,自打容容知道了她伯伯家在海南有套小房子之后,就一直觊觎着要把钥匙抢过来,好和我们一起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由于她始终是个积极的“先进派”,以至于她都和妈妈去东南海岸晃悠了一圈之后,我和亿佳才慢慢悠悠地码完了字。由于各种原因,成行的只剩我和容容两个人,时间也被拖到了初夏的五月。事实证明,团体决策总是会拖着拖着就有“流产”的风险,择日不如撞日说走就走才是最好的旅行。只能临时抛弃了百廿校庆和回家长待的想法,毅然决然买好了飞往海南的特价机票吴佳琳。
说实在的,对海南之行本来没太大预期,甚至觉得六天六夜的停留期太长,可能会不知道做点什么,毕竟,在那般热闹的日本关西也只是四个白天啊。出发前一天,我们还在临时看攻略,看着看着心态就佛系起来,哎着什么急啊,时间我们多得是,先定好要去哪几个城市,具体的前一天晚上再定也ok黑糖三部曲。
哇,一场全新的体验和冒险开始了。

(出发前一天去买白T,在商场看到的小小柴? 卢金泉??)
第一篇:令人头痛的海景房
伯伯家的房子在博鳌,我们先到的海口美兰机场,再坐高铁到琼海,然后在火车站乘小区的班车到达小区门口,最后还得搭乘物业的电瓶车才能到达所在的单元楼。其实海南岛的高铁线路修得真是挺方便,环岛高铁很6,而且美兰机场地下居然直接就有高铁站叫美兰站(托容容妈和亲戚的福才提前知道贤淑哥。当然海口市还有海口站和海口东站,类似的还有三亚的三亚站和亚龙湾站)。但是短距离交通也真的是一言难尽,物业的电车、小三轮、私家黑车、坐地起价的滴滴、河南人和东北人开的出租车等各式各色带轮子的车成了我们在当地火车之外主要的交通工具。

(落地后看到的第一波椰子树嘻嘻)
我们下午四点到海口,六点到琼海,晚上八点到小区,晚上九点多才到房子里初步安顿下来。从小区班车下来,找物业拿钥匙,两个物业小哥居然直接骑两辆电单车载我们,行李往脚下一放,姬云飞就不得不上了“贼船”。周围黑漆漆的,什么楼房绿植大海啥都看不见,有段时间连容容坐的那辆电车也失了联系,走了好久好久啊,有种荒郊野岭中不知把我们拉向何方的惊悚感。
好容易到了单元楼下,在等着拿钥匙的十几分钟内,和物业管家小姐姐聊了会天,才知道方圆几公里内没有超市和便利店,除了酒店餐厅外没有很多餐厅,酒店餐厅就餐还需开业主证明,每天来回小区大门口都需要搭乘电瓶车(一般业主都会有车嘛,我们就比较惨),小区离博鳌镇有十分钟车程,离琼海市有半小时车程,对我们都不是很方便。
听到这些信息本来就有些丧气了,终于进到家门后,又累又渴又饿的情况下,我们还要找师傅开水电燃气,擦桌椅家具上积了许久的灰尘,铺好床,开窗通风,与此同时还发现无线网连不上,燃气也点不着,主卧的灯坏了,沙发后面还藏了一只巨大的虫子…说好的美美的海景房呢……
饿。不管了,先用电水壶烧开水吃碗泡面再说孙杨国歌门。还好土豪小区物业做得好,24小时服务,叫了小哥过来修网修灯抓虫子,虫子抓到了,灯和网还是不行(so不要问我为什么只发了一次票圈,是因为我只买了1G的流量包汪良明,还要每天抱着手机导航走路呢)。两人摊在次卧小床上的那一刻,谁都不想去想第二天该怎么办,头痛着先睡一觉吧……
第二篇:踏浪啃椰子的小女孩们
有了这么好气又好笑的开端,海南的风光着实是巨大的惊喜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为了赶得上餐厅的早饭,特地早起去办业主证明。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洗漱,而是先踏上那方小小的阳台,看足了海景。位于15层的房子正斜对着一条海岸,海风一下子迎上来伍晃荣,我们变得兴奋了起来。而出了楼门,小区内部的景观也令人惊叹,各种热带植物组成的绿地面积要远远大于楼房面积,距离不远的小河边还养了孔雀、黑天鹅和几只白兔,顺着另一个方向则是篮球场和游泳池,再往前走几十米就直接进入了海滩。小区里面弯弯绕的路线纯粹是为了景观设置的需要,而巨大的面积则是为了能够连接上这条珍贵的海岸线,这才是真正的“海景房”呀!

(阳台上的海景,前一晚的所有疲劳一扫而光!)




(瞧瞧咱家的小区环境,啧啧!)
在海南的几天里,博鳌的小房子成了我们的驻扎地,最初的坏印象也在逐渐熟悉之后变得明朗愉快和舒适,于是我们可以安心抛下行李去到镇上、市里尹春吉,甚至有两天搭不到一小时的高铁跑到三亚去耍。逐渐适应了没有超市、处处打黑的的“乡村生活”之后,景色才显得愈发美丽起来。
罗列这些天去的地方的话,在博鳌有亚洲论坛成立会址、玉带湾、海的故事、潭门渔港,在三亚有亚龙湾、森林公园、槟榔谷,在海口有骑楼老街、省博物馆,个个都棒顶棒。本来想去陵水黎族自治县,临时换成了三亚槟榔谷,同样是当地民俗体验,反而后者更为系统化些。这些当中极为推崇的便是亚龙湾的海水了。
其实几天之中去了好几个海滩,也分别在早上、中午、傍晚和夜晚都体验了海水的温度,不得不说玉带湾“海的故事”附近,傍晚的浪花是金色的,亚龙湾中午的水全是绿色的。真的绿,那种纯粹的、透明的、亮到你心里的那种绿,飘上几朵白云,随便拍张照片,不加任何滤镜就能做桌面背景。啊呀,说起来我也去过好几个沿海城市,大连,北戴河,烟台,青岛,日照殷光栋,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绚烂、清澈的海水,没踏过这么松软的沙子。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去三亚度假泡海水,也难怪亚龙湾岸边的海景酒店一晚要好几千、普通商品的物价也比北京高几倍费利佩六世。
去海南度假,恨不得天天都在沙滩上散步,光是小区的那点海滩我们也走了几百遍,还在临走前偶遇了一场滑板帆船比赛,有个小姐姐冲浪冲得倍儿棒,飞得老高了。想来当地人的水性也都是很好了,管家小姐姐就是三亚人,就喜欢玩潜水和快艇这种刺激的户外项目。我们俩呀没这个胆,最多也就戴上太阳镜、帽子或发带,穿上小裙子,涂上口红和厚厚的防晒,去拍一波美美的照片罢了。这才叫度假嘛。



(一张都不带滤镜哒!最后是小区海滩上的帆船比赛)
除了最好的海滩,两个北方孩子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热带植株,也认识了阿哥树椰子树和阿妹树槟榔树,在热带森林公园幽默的当地讲解员那里还头一次见到结在树上的芭蕉、木瓜,还有菠萝树、荔枝树、旅人蕉、菠萝蜜、三角梅、黄花梨好多好多的品种。椰子树算是我到海南后的第一个兴奋点了,扒着高铁的窗户,看到路边种满了椰子树的小块田,就大喊大叫,像足了没见过世面的村里人。怎么了嘛,当然是有椰子树了才叫海南嘛具恩宠。

(讲解员在讲旅人蕉,据说含水量多可以救人的)
除了椰子树,当然还要在路边啃几个大大的椰子谢雨泓。不到十块钱一个的青椰大明盐商,先用刀在顶部砍出一个小口子,拿两根吸管,就能吸足了里面甘甜的汁水;而等你喝饱了肚子,阿姨还会再拿大号的砍刀把空椰子一劈两半,削出一片扁扁尖尖的“椰壳勺/铲”吐尔逊娜依,就能顺着弧度挖出晶亮的椰肉吃啦。椰子岛上的椰子有好多用途呀,椰壳椰汁椰肉椰蓉椰油,到哪儿都是宝。印象最深的一顿饭便是在三亚吃的椰子鸡火锅。店家会帮你开一个新鲜的椰子,将椰汁倒进锅里做锅底,里面配上椰肉条,等水开了就放切好的文昌鸡,几样配菜加上独特的青桔鲜椒蘸料,哇,鲜美动人。
(就类似这样的椰子,口感很好)


(亚龙湾一带很有名的椰子鸡,别看简陋,都是精华)
第三篇:忧国忧民的诗人(误)
不过必须说阿鲁因的请求,可能就是因为现在是淡季,我们才玩得如此之爽,去景点和吃饭都不用排队,路途中也完全不堵车,也总能找得到景美又人少的视角拍照哈哈哈。不好的地方在于,淡季总归是体感不那么舒适的,五月的海南有些太过湿热了,白天11点到15点之间千万不能出门,分分钟晒成干孙天瑞,同时湿气也重,汗液终日黏在身上,一天想洗好多遍澡,洗完躺在空调屋再也不想出来呃。
淡季的另一个坏处在于,有些店面或司机师傅总是想提高客单价以多少增加一些收入。简而言之就是坑啊,除了自然美景之外可能处处都是坑。海南当地尤其是三亚,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分隔和悬殊实在太大。
三亚市区其实很分散,由于地形的缘故,豪华的区域都集中在景色好的海湾附近,而稍微远离海岸的区域就完全是一副乡镇景象。本地人也苦不堪言,因为物价被外地游客带得太高,随便一餐饭都要人均100+,一瓶最简单的矿泉水也要近10块钱,政府也调控不了郝莲露。除了景区内幽默的讲解员和黎族村寨的婆婆们,对本地人的印象也实在没太好,只要是本地的司机一定会坐地起价要超高的打车费,相反外地司机反而规规矩矩打表或按平台收费。这也难怪被抢了工作啊。
最后一日在海南省博物馆走马观花地看了一番,除了惊叹于景美的海上考古展览之外,三十周年特展中发展生态旅游也确实是重中之重。为了保护最原始的森林河流海洋和村寨,不要求本地GDP也是应当的,但必然也会导致当地较落后的发展现状;而当这种冲突展现在壕气冲天的外地游客面前时,也难免少了一股底气。自然方面的生态确实很棒,人治方面的生态系统还需要怎么疏解一下呢。
再放一些食物哼哼大喜哥。

(袖珍可爱的香水菠萝,齁甜,十块钱五个)





(椰子饭,海的故事,打边炉,花甲粉丝,老爸早茶)



(清补凉,椰子凉糕,芒果肠粉)
从天蓝水净的地方一回来,眼睛便过敏了呜呜呜……滴眼药水去了,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