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创新创业总裁大讲堂”上的演讲实录(下) 袁立:创新即是生产力-富大集团

编者按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2014年9月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公开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双创”一词成为了当今中国最热的词语。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全国各地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双创”,各种孵化器、众创空间、创新创业大赛都井喷而出,大有发展成第二硅谷的趋势。
“双创”是一个全民参与的国家战略,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务都因创新而发展,同样的企业想要更上一层楼,也必须创新。
可“双创”真的是一帆风顺发展吗?我们看到,各种孵化器成为了二房东收房租,各种初创公司制作漂亮的PPT就到处拉融资,投资机构想尽办法把初创项目捧上市就没有下文等等种种怪象也孕育而生。
作为创办企业25年的上海著名企业家、全国劳模、新沪商民企合作促进中心理事长、富大集团董事长袁立,是如何让企业稳步发展、长盛不衰的?其中运用到哪些创新改变?对于当今社会上“双创”的现状,袁总又有什么看法?对社会上种种“双创”怪象木下优树菜,袁总又有什么改进建议?
今天为各位读者带来袁总在2017年8月24日“上海创新创业总裁大讲堂”上的讲话实录为您一一解答,敬请阅读。小标题为编者所加,略有删减,将分三次刊载。

(接上期)
凯恩斯or拉弗?
接下来和大家介绍下我们中国经济的走向。十九大后,我们的经济将会迎来一次大的飞跃,发展经济是硬道理。十八大后,我们面对一个新的方针大策,叫供给侧。这项政策推进到今天,我们遇到了巨大的障碍,但是我们一定要走下去,不走下去就是一条死胡同。供给侧和需求侧是两个经济学名词,全世界包括中国,都在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发放货币,政府背债,投入基础建设“铁路、公路、基建”来拉动经济发展,这是一个模式,叫做“凯恩斯主义”。政府在投入1块钱到基础建设,会得到6倍的效益,这叫做“凯恩斯效益”,因为这些钱会到建筑公司里,建筑公司雇佣工人,工人的衣食住行又会带来当地餐饮、服装、娱乐等消费。最出名的就是中国2008年的四万亿计划。凯恩斯主义是从需求侧来解决社会问题。
还有一种是从供给侧来解决社会问题,提出者是拉弗,拉弗是美国总统里根的一个经济顾问。里根时期,美国经济一片萧条,拉弗和里根说:我们目前情况不能实现凯恩斯主义,我们要从供给侧来解决问题,方法是紧缩,然后给企业大量免税。里根疑惑,国家已经严重财政赤字,还免税,那财政收入怎么来?拉弗给里根打包票,现在免税,在不久将来财政收入会大幅提升。里根听取了拉弗的意见,对美国企业大范围免税。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美国经济迎来一波繁荣,一直持续到克林顿后期。克林顿当时和那个莱温斯基打得火热,为什么美国人都原谅他了,认为是个人隐私,还不是看在克林顿时期经济搞得好的份上。克林顿在美国拥有很高的民意,因为他经济搞得好,但其实是里根时代的改革给美国经济打下的基础。
中国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原材料价格急剧上涨。其原因就是因为货币超发,引发通货膨胀赢驷的老婆,通货膨胀钱就不值钱,物资价格就上涨。我们把超发的货币,放到一个蓄水池里,这个蓄水池就是房地产扑倒腹黑大神,以至于房价急剧上升。房价过高带来泡沫,我们非常害怕房价继续上涨或快速下跌,以至于引发经济危机,因此要控制房价,控制手段就是限购,限价。水往低处流,钱往高处走,中国房价被政府压制,已经很少有利润空间,以至于很多资本要往外流,可能会流向股市和大宗商品。我对大宗商品非常敏感,因为我企业做的是橡胶,橡胶是一种期货。
供给侧改革难点
供给侧改革遇到最大两个困难fridae,一个是去产能,一个是降税减负。我们中国经济大部分是国有经济,占有了我国80%的资源,而且很多还是垄断型行业,但只产生了20%的效益,民营企业占有了20%的资源,却带来了80%的效益。这就产生了一个倒二八现象。现在去产能,其实不用去管民营企业,因为民营企业本身就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他们是跟着市场规律走,你不需要去管!,如果产能过剩,东西卖不掉,他们就不生产了,自己就去产能了。而国有企业,一个是有指标,一个是有就业压力,像90年代朱镕基的国有企业改革,导致2500万工人下岗。那么我们国有企业应该如何去产能?我觉得应该是继续去,接着改,有时候要忍痛割肉,工人该下岗就下岗,只是要补足生活费重生中考后。第二个就是降税,其实就是减负,我们政府每年都有巨大的财政缺口,这个缺口是隐形的,我们上海人均GDP较高,财政没有缺口,华东地区经济效益都很好。但是国家大西北和东北地区,每年财政缺口非常大。除了财政收入,我们有一个隐形的收入,那就是土地财政收入,这个收入,大概是我们当年财政收入的一半。比如我们每年财政收入12万亿,还有另外6万亿额外的土地财政收入。这两个收入加一起是18万亿,这样的话,我们中国还能平稳发展的罗树标。我们财政预算,卫生、教育、民生等加在一起着魔吴沉水,占财政收入的不到20%,在欧美发达国家,这个比例都是超过60%了。我们的国防开支、维稳开支都是一笔巨大的预算。当然豆果美食朱虹,土地创收这部分不是永远有的,因为土地肯定会开发光,中国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把大量农村人口集聚到城市,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GDP增长,比如造房子造工厂造设施等,我们现在城市化进程已经完成了60%了,发达国家城市化率达到80%,也就是说,我们还有20%城市化的空间。但是我们中国大城市病很严重,比如我们上海,在严格管控人口,世界上超级大城市人口上限是2500万,我们上海已经2400万了。我曾经和市领导提过,我们上海现在留不住人才,很多外来人才,户口解决不了,孩子上学解决不好。领导回答,这是没办法的,上海要严格控制2500万人口这条线,因此,北上广深基本已经达到了人口上限,已经很少有发展空间,这些城市周边一些卫星城市反而发展起来了。
特色小镇
现在有个新农村概念,名字叫“特色小镇”,从浙江乌镇开始,全国有超过1000个特色小镇试点,每个小镇投入大概是50亿,1000个就是5万亿。这个五万亿和温家宝提出的四万亿不是一个概念,温家宝提出的4万亿是投入到基础设施,投入基础设施的钱是收不回来的,比如高铁和地铁,从投入至今,肯定是亏的可能永远收不回来的。,高速公路是20年回本,飞机场都是亏的,港口看情况,大部分也是亏的,因此投入基础实施很多是收不回来的李沁谣。中国有1万个小镇,从中挑选出1000个打造特色小镇,这些特色小镇,按照理论估计,十年以后就能盈利,因此这5万亿的投入,是可以产生经济效益的,而且小镇的建设能带来拉动内需,在凯恩斯主义里面叫边际效益,我们投入1块钱到基础建设,会得到6倍的效益,也就是5万亿的投入带来30万亿的边际效益。按照GDP每年增长6%,大概五到六年可以拉平特色小镇带来的经济效益。也就是五到六年亚坦尼斯,中国的经济将在平稳中度过乡音乡情简谱。
供给侧改革将会继续进行下去,政府需要在减负上考虑,因为人力成本不断变高,将来要靠工业4.0、人工智能等来缓解。但是人工智能,机器人并不能取代一切。今天我们参加听课的有一位姓张的博士,是做物联网方面的专家,我请教过她,有没有可能制造出保姆、护理型的机器人?她说,机器人恐怕永远都无法完全取代人工保姆。这让我多少有点失望。现在我们国家的保姆,已经在使用菲佣,我们国内的保姆,给同等待遇,和菲佣相比要差两个档次,今后,大量菲佣涌入我们家政市场,是大势所趋。菲律宾人多,教育水平高,专业素养高,都能讲英语,他们大都信教武皇屠天,因此比较讲诚信。
土地制度和国企改革
我们每次开农业工作会议,都会讲土地改革,这讲法其实不科学,因为我们中国1950年已经完成了土地改革,打土豪分田地。我的意思是,我们中国的农业,永远是小农经济,一个人一亩三分地,在欧美国家,一个人几百亩土地都是很常见的,地广人少才能发展新农业。我们现在农村土地已经开始动了,这涉及到所有权和使用权,所有权不能动,我们所有土地的所有权都是国家的,但是使用权可以是个人的,农村土地应该和我们房子一样,都是70年使用权。首先要确权,比如一家人几口李泳简历,分多少地,这土地必须给你确权,发证。第二步,所有土地使用权,可以凭证到市场上流通。然后我们鼓励城市里的富人去交易去买土地的使用权,然后给予法律上的保护,这样,那些富人就不会把钱放到国外去了。我们外汇储备,曾经到过4万亿,现在下降到3万亿,如果低于2万亿,就可能有金融风险。因此我们说一定要死守这条线,比如前段时间很火的王健林等富豪,都在把资产转移到国外去,这对我们的经济损害很大。如何让这些富豪把钱留在国内?那就是开放农村土地交易系统,让这些富豪大量购买中国农业用地,发展新农业,成为中国的农场主。当然土地流转肯定是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土地使用权的流转是大势所趋,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重大决策范元成,能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国有企业改革,现在开始混改了,如果混改还不成功,可以考虑变卖。我们国有企业总产值在100万亿,我们现在养老金、社保的缺口巨大,我们把国有资产的一半卖掉,这样除了能填补漏洞,还有不少剩余。我们国有企业,除了垄断性的,大都亏损严重,很多都到了资不抵债的程度。
要投资而不是借款
我们所做的创业园区,和美国的硅谷有着巨大的差别,我们如何缩小这个差距?美国的硅谷,有许多天使投资机构,对硅谷里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这点我们中国做得不好,我们对初创企业重视不够,很少有人会对初创企业进行投资,因为风险大,我们一般会借款或投B轮C轮,因为能走到B轮的企业,发展都是可以的,这样投资风险就小。但是初创企业往往需要早期天使投资来支撑他们创业。我们不愿意等菜还没长熟时候就花心思栽培,我们喜欢在C轮时候一桌饭烧好了再来吃,价格贵无所谓。如何建立一个针对初创企业的天使基金,那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重点。许多初创企业,如果发展壮大,都对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有着巨大帮助,我们不能让这些优秀项目死在萌芽期。如何支持“双创”,是我们需要考虑的。许多中小型企业,都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其实我们在企业初创期,不应该借钱给他们,应该投资他们,这就是我们和美国巨大的差别,这也反应了我们中国的浮躁和急功近利。对此位面跑商,本来只有存钱属性的储蓄银行慢慢增加有投资属性的投行,每个银行都这么干,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我们民企可以和政府联动,我们把政府下面国资的一部分基金和我们民间资本结合起来,我们为国资配置相对安全的配比方式,然后政府和银行优先,民间资本劣后。每年给国资多少比率保底固定收益,这样对国资来说,没有太大风险,张夏珍我觉得这种模式应该得到普遍推广。
谢谢大家这么认真地听完我的演讲,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各位指正,如有什么问题需要互动,下面的时间可以提问,谢谢。
(完)版权说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长按以下二维码图片,点按“识别图中二维码”,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