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究竟有多重要!-若云朵朵
答案:非常重要。
好的制度能造就好人,而不好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
不觉想起杨雪鸥,为什么《人民的名义》里,赵德汉能贪污两个多亿,那都是制度不健全啊勇者湾湾,若是早有完善的监督制度盯着,人家哪至于犯那么大的错误啊?!好冤啊!
下来讲三个故事,证明一下-----制度究竟有多么重要!
7个人分一锅粥,因为私心,盛粥的总给自己盛得多,给其他人盛得少。
于是,为了多得,大家都去贿赂那个盛粥的人。久而久之,和盛粥者关系好的吴思潇,就吃得很饱,而其他人,只能勉强果腹。
于是,大家怨声载道。
无论上级给盛粥者如何做道德思想教育,就是没有效果。
直到一天,上级把制度改成-------负责盛粥的人最后一个选粥。
于是,再也不需上级做任何思想整治工作和道德教育了,每个盛粥者都会用尽一切合理手段,慎之又慎乃至于纤毫必较地去分粥,以确保每碗一模一样,因为一旦分得不均,吃亏的可是自己啊!
这就从制度上保证了公正贺顺顺啊,制度一变,效果也就天差地别了。
17-18世纪时,英国的许多犯人都被流放到澳大利亚服刑。政府委托一些私人船主把犯人运过去。每运送一个客人,政府付给船主100美元。
想多挣钱,当然是装地越多越好了!于是,船主为了牟取暴利,把犯人像沙丁鱼一样地往船上塞,克扣犯人的伙食不说,稍不注意丁霄汉,一些犯人就被推下海去。
因为船上人又多,条件又差周梁淑怡,很多犯人生病也没法治疗,死亡率一度高到了94%。
英国政府着急了,派人去船上监督法图麦·李,可也没有任何作用。那些监督的,要么和船主沆瀣一气,要么也被船主推下海去。
政府急了,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规定,按活着到达澳大利亚下船的犯人人数付费。
结果,为了让更多的犯人活着到达目的地,船主们对犯人的态度来了180度大转弯,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伺候犯人,饿了给饭吃,渴了给水喝郭淑娴,很多甚至聘请了随船医生。犯人的死亡率最低降到了1%。
船主还是那些船主,为什么从一开始刁奸凶残双肾草,变得如此仁慈友善呢?并非是人的本性有什么变化,而是制度的力量。
二战期间,美国空军降落伞的合格率为99.9%,这就意味着,从概率上来说,每1000个跳伞的士兵中会有1个因为降落伞不合格而丧命。
军方要求厂家合格率100%。厂家负责人说99.9%已是极限,再也没办法提高,除非出现奇迹。
于是,军方改变了检查制度严立恒,每次交货前,随即拿出几个降落伞,让厂家负责人跳伞检测。
果真,奇迹出现了,降落伞的合格率达到了100%。
降落伞造不好,自己就命悬一线了!死生事大,还有什么奇迹造不出来呢?
压力产生动力,制度的力量,张葳葳不可小觑啊!
在一个企业中,人很重要全名目击,可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我爱返寻味?调动并激活其主动性和创造性呢?
有一个办法--------就是将制度的设计目标与执行者的切身利益最大限度地联系在一起。管理学上有个词,叫做“激励相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啥是“激励相容”?这得从“代理两难”说起。
举个例子,你开了一家服装店,委托小王帮你经营,那你就是所有者,小王就是经营者。你一去店里,生意就火爆,你不去店里,就门庭冷落?你很纳闷,为什么啊?
其实,这种“委托—代理”的机制有个问题,就是你觉得收益主要是投资回报,而小王觉得收益主要是劳动成果,你们都觉得被对方占了便宜。
所以石原舞,你不愿与小王分享利润,而小王也不愿意为你尽心尽力。这种现象,就叫做“代理两难”。
最有名的“代理两难”现象,叫“棘轮效应”。比如,小王呕心沥血经营干了一年,年终盈利7万元范书恺,业绩特别好,大家都很高兴。可结果是,你把下一年的目标调成了10万。小王当即就哭了。
这种业绩指标只涨不降,做得越好越麻烦的现象,就像机械装置中的棘轮申思老婆,只朝一个方向转动,到位就被锁住,然后继续转动,所以叫“棘轮效应”。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小王八神月姬,还会拼死拼活完成那10万元的指标吗?假如完成了,下一年说不定就变成15万了啊!还怎么活啊!所以,小王最省力的选择,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压低你对业绩的预期,即便因此会损失市场。
那么,你该怎么办呢?
简单。
让小王买点股份,用收益和风险共同激励他,就叫“激励相容”。激励相容本质上就是私利与公利的一致。
人性都有自私的一面,我们要做的,不是徒然去和人性搏斗,而是要努力探寻出一种合理正确的制度,使员工越自私,公司越获利。让“自私”,而不是“集体主义精神”,成为企业共同获益的原动力。
若云朵朵--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若云朵朵
Ps:
对了,朋友们觉得制度重要吗?豆浆机品牌
欢迎留言啊!
亲人们,别忘了给若云——
点赞!
点赞!
点赞啊傲世玄神!(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