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道上的旅行者-小城雨田

国道上的故事有许多,目的地却只有一条,不迷失在沿途,终会到达心中彼岸。——————晃荡游侠

那是一个太阳高照的周末厉勇,等待这样的天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天气换成季节或许更为精准,温度是这次行程的催发剂,温度也是当日行程的冷却剂牛金生,这样的高温行走在国道上,估计有晒晕的风险,看到那太阳的光芒播散在漆黑的混凝土路面,一层又一层的波浪气体缓缓升起,每一位赤脚动物都会望而生畏吧,今天的主角就是一只不喜欢穿鞋的金毛,那肥厚的肉球接触在地面时,发出一种“biabia”的声音,只好看着太阳的轨迹在天空以一条抛物线的形状董安立,缓缓落下,时针划过15点钟,我们该出发了。
一瓶矿泉水,三个馒头,一条狗链刘郁芳,一条狗的生命物资,墨镜、草帽、防晒霜、洗发水、卫生纸、若干一次性袋子(铲屎君出门必备)、一瓶矿泉水、小吃、kindle(半路休整,对着狗说话,不如看会天下趣文),一个背包,一条人的生命物资。人果然比狗麻烦,也因此没有狗懒洋洋晒太阳的悠闲,一副奶爸的姿势荒川静香,就这样出发了。
此国道乃316国道,虽然没有进藏线那样的醉美之名,也是绿树成阴,绕江而建,探究前世,乃国防战备线,欣赏今生,被秦岭巴山簇拥在怀中,风从侧面的江中徐徐吹到国道上,吹散了富氧含量的空气,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吹散了鸟儿蹲坐一排的队形洪荒记,发出吱吱喳喳的鸣叫声,这只是下午三点中的情景,按山中公路的特质,醉美的时刻应该在晨光初现,或者夕阳从树叶的缝隙洒落在路面的时候,这个时间最适合骑行,有关骑行的一切美好的遐想都可以在这个时刻,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一切美好的感觉都是相同的,而此刻的我,依仗的却是11路,在炙热的太阳光下,顶着枯草编制的帽子血傀师,给那只传说中的猎犬喂水,矿泉水瓶中的水从开口处,缓缓流出,多半进入它的口中,打着转而进入喉咙,发出深重的喘气声轻灵佩剑,多半进入地面的泥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片地图式的痕迹。
国道再美,也是一条混凝土铸造的公路,它的价值在于联通城市的交流,一辆又一辆的小汽车忽闪而过苏镇巫女,时不时可以听到汽笛版的鸣笛,那是重装卡车的声音,狗链也是这个时候用的,与其保持15公分的狗链距离,让其走在我的右侧,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虽然自带草帽,然则其他装束打扮看起来也像一个城里人,这样的好处是不会被沿途的村民误解为偷狗贼,毕竟这样的装束太招摇了,但比装束更招摇的是国道上的旅行者,两者相配,误解应该也就解除了,最多被评论为二货,这个称呼马马虎虎,没有丝毫杀伤力,带着忠实的大狗继续前行。
听闻狗的散热口只有一个,就是那只露出犬齿的嘴巴,虽然在树荫下行走,已经感觉狗仔有些体力不支,只好在国道旁边的洋楼前修整,喂食,喂水,发呆,这个时候洋楼的主人回来了象人酋长胶囊,狗链是放开的,只好用声音规范狗仔的动作,这家主人貌似不怕这只大狗,在我这个狗主人面前公然挑逗这只浑身金发,拥有70斤重量的动物,我也明白,洋楼主人定然是养过类似的犬种,才会拥有天然的亲和力,用手去安抚它,打了一个招呼,向我诉说自己曾经的金毛如何如何,别过之后,继续前进。
一瓶水显然是不够这个家伙饮用的,况且又是一个会浪费的主,在一家民房前停了下来,民房主人端着饭碗,笑着说星际屠夫,“狗都渴成那个样子了琉璃玉米,快喂水吧”,其实它一路都是这个样子,还是掏出了水瓶,饮了三口,没有了,“大爷,给些水吧,凉水就好”大爷将我引进厨房,自己灌了一瓶,在门口修整。大爷也是一条养狗的主,只是那是多年前的事情吴丹健身操,应该不止一条,但狗的命运却只有一条,被国道上的汽车送到了极乐世界,悲伤的故事都是雷同的,系好狗链,继续前进。
这种半路讨水的故事挺多的,水并非是路上的困难,所有的困难老祖宗早就总结过了,“耍死狗”,一但从太阳的地盘,走到阴凉处,它就卧倒了,只好掰一块馒头,喂它一口,起身继续走上十几米,又倒下了;打开水瓶盖,喂上一口水,起身继续走上十几米,又倒下了;摘除手套,用手在它的天灵盖抚摸几道,起身继续走上十几米,又倒下了;俯身在它的耳朵处,鼓励几句,起身继续走上十几米,又倒下了。接着我将上述的技巧又试了一遍,竟然失灵了,看看前方,回首后方,进,走不了,退,走不动,窝在地上,一动不动“耍死狗”就是这样,曾经看到一副照片,一位女主用绳子将金毛捆扎,背在后背,初次看到这幅照片我乐了,再琢磨一下荷塘莲语,笑不出了深寒食人兽,今天这样的喜剧事件要发生在我身上了,整理装备时,怎么把绳子忘了,况且这70斤的肉山,背着走也挺不容易,思索加休息,呆宝静时间就这样飞快的流逝,打开导航,发现前方几百米处,有一节新路,工程尚未竣工,也就没有汽车通过,在连哄带骗的攻势下,终于将其带到了这条新路上,解开狗链,我走在前面,它默默的跟在后面,如此,一前一后,相隔一米,竟然顺利的开始了新的征程诸康妮。
所有行程大约走了10公里,就止步了,面前有一条大江,江边有钓鱼的,游泳的特鲁瓦达,洗衣服的,戏水的,金毛冲到了岸边,咕嘟咕嘟的饮着鬼师典韦,趁其不备,一脚踹到了江中,待其游到岸边,我已经拿出了洗发水,搓、浇、顺、揉、按,终于用完了一小瓶洗发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千王情人,抖动的水珠在空气中四散而开,竟然可以看到片段的彩虹,待其彻底的安静之后,在岸边找块台阶坐下,打开小吃沙建微,看着果果郑重而充满期待的眼神,扔给了半快馒头,在kindle上,编辑着这则故事。
夕阳的光辉反射在江面,山水城市的魅惑在这个时间段达到鼎盛,我们无心欣赏,带上狗链,下一段路途,刚刚开始。
晃荡游侠
2017/5/22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