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 春 天 戈-商丘市人民政府驻上海联络处

春江水暖,春风似剪,南国草长莺飞、绿柳吐翠的季节,作为全国第九批援疆队员,我来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三师隐侠传奇。

飞机即将降落,望舷窗外茫茫戈壁、滚滚沙丘,远处雪山连绵,天空湛蓝。走出航站楼,寒风扑面,雪花飘舞,满目地荒树枯,一片苍凉。不禁感叹祖国之大,东西南北地貌气候之殊。“南国青染翠,西域雪掩山。不闻虫鸟啼,大漠伴孤烟”。

哈密天亮的晚,春天也来的晚。早上八点多,天蒙蒙亮,朝霞满天,小城初醒,远山披雪,轮廓朦胧。隔窗拍一张照片发朋友圈,一个个大为惊讶:天还没亮?山上是雪?朋友们发来了一串串问号。

人间四月天,春风度玉关。感觉一夜之间,路边的柳树突然绿了,嫩芽儿悄悄地探出尖尖,像试探春天的温度。公园里,散步的、跳舞的、打球的……,突然多了起来,伴随着新疆特色的民族歌曲,广场大妈舞起来,麦西来甫跳起来。戈壁小城好像惊蛰过后冬眠的虫儿,一下子苏醒过来,有了活力,有了生机,有了春意。

哈密人都说,这里没有四季,只有冬天和夏天。其实金飞豹,春天再短暂,冬天也不可能直接到夏天。春天越短,越是感觉春的珍贵:踩着春绿的脚印,聆听春芽的声音,感受春风的撩袭,哪怕只有几天,就是一种享受、一种快乐。春短,正是因为冬太久,大自然想把冬藏的能量一下子释放出来、迸发出来,气温升的又高,升的又快。戈壁的春天,像穿着棉袄棉裤的顽皮孩童,一开春儿就迫不及待地甩掉棉衣,露出肥嘟嘟的胳膊腿儿,撒开了欢儿给秦叔的情书。

从援疆公寓到公交车站,大约有一公里路,每天上下班要走一个来回。路边栽满杨树、柳树、榆树,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树,每一次路过,都有一次喜悦。柳芽儿每天都不一样,像膨胀似的发出来。大树间的几株杏树,粉白的杏花儿一夜冒了出来,没来得及打骨朵,就直接绽放。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树德吉才仁,树枝儿好像就没有发芽,一夜间就挂上了树叶,急促地张开叶面,舒展开来,迎接阳光的恩赐。不同树叶的新绿,颜色也有差异,嫩绿、墨绿、浅绿、翠绿,绿的浓密,绿的发亮。榆钱儿一簇一簇的,像一朵朵绽开的绿花儿,花瓣儿肥嫩,撸上一把,闻着淡淡的清香林潇肃,就想生吃。同来援疆的李老师,蒸了榆钱儿窝窝,拍了照片发给我,馋的我流口水,真想一口吞下去,品嚼春天的味道,享受绿色的馈赠。戈壁的春天来的太迟了,戈壁的绿色也太珍贵了。

戈壁干旱,自然因为少雨。哈密年均降水量仅33mm,空气十分干燥,晚上洗的衣服,第二天早上就干了。被子不用晒,被窝每天都是干爽干爽的。当地人说来吧狼性总裁,来哈密能碰到雨雪,算是稀之又少的幸运了。从去年底我入疆交接至今,象山论坛一百多天时间,屈指算来,竟然下了四五次雨雪。雪片不大,却也是风骤雪急;雨点也不大,徐明朝但却风柔雨润。“曾闻戈壁雨雪扎巴依的春天稀,吾辈援疆偏逢奇;背囊中原西戍边,春风化雨润哈密。”三年援疆路,雨雪伴我行,当是幸运!

在江南生活多年,我对春雨情有独钟。吹面不寒杨柳风,春雨如酥不湿衣。哈密的春雨,少了几分戴望舒《雨巷》中忧婉的诗意,多了几分边疆人的欣喜和期冀。雨点滴滴答答,不疏不密,不慢不急,涤染着干燥的空气。雨滴不忍珍贵的绿色被遮掩,新绿叶子上的尘土被轻轻地冲刷下来,显得格外清新u4战队。街上行人,很少撑伞,任凭雨淋。雨打在脸上,湿漉漉的顾成栋,感觉增加了许多滋润。雨沾在衣上,凭添了许多清爽。戈壁的雨点,一落下来就十分幸福,那么受人喜爱。

人勤春早,戈壁春忙。哈密春天来的晚且又短暂,当地人更惜农时,春晚人更勤。团场门前的水渠一夜间灌满了水,哗啦啦地流淌,唱着歌儿,欢快地奔向田间,浇灌干涸的土地。渠水流过,田地里冒着白烟,人们三五成群,农机穿梭奔忙,兵团人开始了忙碌的春耕生产,葡萄开墩,棉花备播,枣树剪枝。哈密缺水,水在戈壁滩,显得异常珍贵,群众生活、工业生产、农业灌溉,用水全靠天山融雪。1950年,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6军16师进驻哈密,来到天山脚下的戈壁滩上,风餐露宿,铸剑为犁,开荒造田,披荆斩棘,筑坝修渠,引来天山之雪水,浇灌戈壁碱滩,“红星渠”由此诞生。如今天山南北,一片片绿洲,一方方沃野,林茂棉丰,瓜果飘香。望着红星渠汨汨流水,抚今思昔,更为兵团人感动,为当年屯垦戍边的英雄点赞。

哈密是古丝绸之路上的要塞,而今,哈密是“一带一路”核心区的重要节点。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和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给哈密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戈壁小城迎来了新的春天。哈密资源丰富、区位优越,号称“瓜乡”、“煤都”、“风库”“光库”和有色金属基地。兵团人乘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和兵团改革的春风,抢抓“一带一路”的机遇,围绕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大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优势农业、现代工业以及新型服务业,大力开展招商引资工作,“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发展的春天将常驻哈密,发展的春风将再次吹绿千年戈壁,未来哈密将插上翅膀,真正“风光无限,眉(煤)飞色舞”。

我是一滴水,魂魄在天山;我是一片叶,点绿戈壁滩……适逢新疆稳定发展的春天,我们来援疆、来到哈密,我想,援疆队员就像当年屯垦戍边的兵团人一样,是一滴水、一片绿叶,将为戈壁的春天再添新绿。
(作者系第九批河南省商丘市援疆干部领队,商丘市政府驻上海办事处主任,十三师红星一场党委常委、副场长血泣五胡,兼十三师商务局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