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见红杀出一条血路,英军靠的是战术,我军靠的是意志!-战争跟踪狂人贾锁堂

战争是无比残酷的,我们因和平而幸福

就在菲律宾军队为剿灭极端武装IS失利而道歉时,驻伊拉克英军倒是搞出了个刷爆西方媒体头条的大事情!

7月1日,英国陆军特种部队(SAS)的一支小队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附近,遭到50名极端武装IS分子围困。在几乎耗尽弹药的情况下,SAS拿出了他们的祖传绝活——刺刀冲锋,最终不仅成功全员撤退,还杀死极端分子32人。
不过没过多久五胡烽火录,这条报道英军威武的新闻就被另一条反转了:

据《泰晤士报》7月2日的报道,SAS在2010至2013年间,涉嫌伪造任务报告并隐瞒杀害阿富汗平民的事实。
英军方调查显示,SAS将手无寸铁的阿富汗平民称为“潜在的‘塔利班’武装分子”地府帝君 ,并将其射杀。SAS刻意隐瞒事实,将全部责任推卸给阿富汗特种部队,还指责后者“冷血至极”。
一时间,SAS的形象从“白刃冲锋”直接变成了“杀良冒功”。人们甚至开始怀疑SAS本月初的刺刀冲锋是不是真的。
是“白刃冲锋”还是“杀良冒功”?
我们先来看一看英国陆军特种部队当时面临的情景:
在摩苏尔附近,SAS小队被困在一个小河床里,他们快速清点弹药,意识到总共只剩不到10颗子弹”。如果被IS抓获,英军面临的会是酷刑和被斩首。
SAS部队唯一的计划是在死之前杀死尽可能多的恐怖分子。他们固定好刺刀,拔出短刀豪门瘾婚,互相握手告别,然后高声叫喊着冲向30多名IS恐怖分子。他们打完剩余的子弹之后,用刺刀与敌人搏杀。
其中一名SAS军官把IS恐怖分子的头部按在小水坑中,把他的脸压到泥里,紧紧按住钟楚虹,直至其溺毙。然后他捡起一块石头杨树宽,砸在另一个和他的同伴扭打在一起的持枪暴徒的脸上。
另一个士兵则把突击步枪当棍棒,杀死了三名IS成员,另一些人则向那些试图“活捉”英国士兵的IS分子枪手刺去。最终,SAS小队成员又一次全部成功存活。
为什么要说又一次,因为白刃冲锋几乎是刻在英军骨子里的战术,时值今日依然主动刺刀冲锋的部队大概只有英国了。近代战争中,英军曾数次成功利用白刃冲锋,在战场上化险为夷,以少胜多。
1982年6月13至14日,英军苏格兰卫队对阿根廷军的废屋山阵地发起刺刀冲锋封灵师传奇,并且成功夺下据点,折损29名英军,50名阿根廷军。
2004年5月18日,英军对什叶派武装发起刺刀冲锋以突围,最后在消灭35名叛乱份子(含射杀)而伤3名英军的情况下突围成功收场。
2009年9月,英军少尉James Adamson在渡河过程中遭遇塔利班伏击时,先用手中的步枪射杀一名极端分子后,再爬上岸,利用地形掩护以刺刀刺进机枪手的胸膛,刺杀敌人。

不过要注意的是,现在我们说的白刃冲锋不限于刺刀姹女九转,而是指包括使用步枪、手枪、手榴弹、刺刀在内的一系列装备进行近距离面对面的肉搏式作战。
首先要说的是对战双方的素质。同样是英军的敌人,阿根廷军就是受过完整训练的正规军,但在伊拉克以及阿富汗面对的却是素质差的叛乱份子(可能中间有包含前伊拉克军或佣兵,但仍是参差不齐),也因此在收效上也有所差异。
7月1日这次白刃战,SAS对战的是IS极端分子。同样的情景,英军在以往对付塔利班武装(2012年)和伊拉克地方武装(2004年)都有长足的经验,IS的战斗力对于英国最精锐的陆军特种部队来说,不是太大的威胁。

其次,有人对7月1日SAS血拼IS的另一质疑点是,在完全能够呼叫援兵的情况下,SAS为何不呼救呢?
与之相似,2004年5月英军在伊拉克巴士拉以北大战什叶派武装。当时,英军约20人的巡逻车队被近百名左右的什叶派武装伏击,英军弃车建立防御阵地,呼叫支援以后援兵没有马上赶到,弹药很快不支。
带队指挥官下令上刺刀进行冲锋。英国兵冲过100多米的开阔地跳进民兵据守的堑壕,近距离作战里包括白刃格斗颖霆,什叶武装立刻士气崩溃放弃堑壕。这次短促突击+近距作战,什叶派民兵武装挂了20人左右,英军仅3人受伤。
不论如何,刺枪术的价值可说是被英军给完全体现了,对他们而言,刺枪术仍是一个必备而实用的技能。
都21世纪了还要用刺刀正面上?
其实,刺刀冲锋是非常考验士兵的胆识和作战能力的,即使是在当今这样的热兵器和高科技武器时代。
英军此前采用的是最不适合肉搏的犊牛式构型步枪:L85。

在刺枪术的搏斗上,犊牛式步枪无疑是最缺乏优势的形式,相较于所有传统构型的步枪,其枪身长最短,枪管(含刺刀)所触及的距离也最短佩塔尼亚,但这并非代表这种步枪不能使用刺枪术,反而在重视刺刀战的英军中,刺枪术训练仍然是英军的重要课题,杜维屏同时英军也是二战后中有发挥刺枪术最多的军队。
在训练上,由于犊牛式无法像传统步枪一样达到如此长的触及距离依媛奈绪,并且难以利用杠杆的方式,使出有效的垂直托击或水平托击(如果硬要使出的话还是可以达成,但是极为不便),也因此英军需要另一种方式来操刺枪,除了原本的握手枪握把之外,亦有手扶枪托底部的握法,这种握法并非偶然出现,而是为了加长突刺距离以及力道所做的,早在19世纪就有出现过。
这种奇特的持枪托底握法,在现代握持L85的英军手上又出现了,并且与手握手枪握把的握法共存,但是,英军并没有硬性规定要用哪一种与敌接战。

狭路相逢勇者胜
俄国18世纪名将苏沃洛夫(Alexender Suvorov)曾说:“刺刀见红是步兵之魂。”
在他诞生的年代,欧陆各国虽已进入以滑膛枪对射的线列战术时代,但真正能在决定性瞬间分出胜负的,却是固定在枪口上的尖锥:刺刀。但随着时代的演进,热兵器的杀伤力、精准度、射程已经有长足的进步,而刺刀的作用也逐渐式微,甚至已经濒临被淘汰的地步。
即使英军再怎么擅长,白刃冲锋适用的场合实在是特殊中的特殊。从英军所发动的这几次成功的白刃战中,基本可以归纳出这一中古战术在现代战争中依旧留存的价值和获胜秘诀:
◆惨遭包围后,弹药耗尽、后援断绝之际的保命手段;
◆面对的一群乌合之众;
◆拿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在绝境中的精兵做出最后的冲锋。
建国后中国军队始终高度提倡刺刀见红的精神。在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中,印度派出了擅长格斗的廓尔喀部队和锡克部队,这两支部队曾被西方军队吹嘘为白刃战天下无敌。

▲廓尔喀军队标志性的弯刀
但廓尔喀部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碰到以“刺刀见红”而暴打过各路敌人的解放军,这是弯刀与三棱刺的正面对决。

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是56式半自动步枪首次投入战斗,当时相比起印军用手中的恩菲尔德步枪,56式半自动步枪在火力上相当有优势,远可从容点射,遭遇近战直接伸出无敌三棱刺与对手刺刀见红。
经历过抗战邓碧莹,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一系列大型、残酷的战争锤炼出来的解放军部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到了战斗力的巅峰状态。法国人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想在陆地上战胜中国人,是绝无可能的。所以,在中国的攻心战术影响下,在勇猛的解放军刺刀近战威力面前,昔日在欧洲和马来半岛横着走的廓尔喀士兵纵使有弯刀在手,也只有被挑翻的份儿。
在世界各国的军事文化中,敢于与敌人刺刀见红都是军人勇武精神的最佳体现。军队的基础是士兵,最体现刺刀见红精神的,也是士兵。当士兵选择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站直了赴死的时候,他背后的民族才真正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