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变成了丈母娘,真人真事!全都乱套了!-云月书坊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第一章 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纯?
是夜。
奈奈穿着睡衣,睡得正睡。
身体却被一双大手给硬板过来,大手粗鲁的撩起奈奈丝滑的睡衣,将底裤一扯,便粗鲁的进入到了奈奈的身体里。
疼痛感顿时袭满全身,奈奈疼得身体都蜷缩在了一起,紧紧地咬着嘴唇。
“又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纯?”顾峰扯扯嘴角,却并没有停止动作。
奈奈浅浅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对啊,你已经上了那么多次,顾峰。如果姐姐知道,她心爱的男人对着她最疼爱的妹妹做这种龌蹉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奈奈的声音里全是嘲讽。
话音刚落,她的脖子便被顾峰给死死的卡住了,咬牙切齿的怒吼道:“沈奈,你给我闭嘴!谁都有资格提她,你最没资格!”
顾峰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心脏,疼的她已经麻木了。
也是啊,这种生不如死,沦为金丝雀的日子,她早就应该麻木了。
奈奈想到这里,心底便升起一抹哀凉。
“你每次都让我带着眼罩要我,怎么丁延平?心虚了!”
奈奈皱眉,挑衅的笑笑。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因为她姐姐出了车祸,迁怒到她的头上。
先是娶了她,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然后再结婚当天晚上,戳瞎了她的眼睛。
将她囚禁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这一关,就是整整五年。
她到如今都清晰的记得,顾峰气急败坏的捏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诅咒她:“你不是爱我么?你不是贪图富贵吗!那就在这里孤独终老吧!”
奈奈开始以为,顾峰只是和他开玩笑。直到他每晚都这么不要命的折磨她,她才渐渐明白,顾峰是真的恨毒了自己!
奈奈正在胡思乱想,头发却被大手猛地一揪,疼得她龇牙咧嘴。
顾峰摘掉奈奈的眼罩,却见她两眼无神,一行清泪划过她的脸颊。
“沈曼醒过来了!”顾峰将头凑到奈奈耳边,沙哑着声音说了句。貔貅怎么带
奈奈的身体猛地一颤,她植物人五年的姐姐,竟然醒过来了。
“怎么?很不开心吧?”顾峰嘲讽道。
奈奈微微一笑:“她是我的姐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宇文念。但是是她把我从大街上捡回来的。她给我吃,给我穿,是我再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
顾峰愣了愣,却没有言语。
“顾峰,既然姐姐已经醒了。咱们就离婚吧,顾太太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姐姐的。我这双眼睛就算是还了她当年的救命之恩,从此以后,咱们山水不相逢!”奈奈微微叹了口气。
她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沈曼醒过来了。
她对她的愧疚,已经用这双眼睛,和女人最宝贵的五年时间,给偿还了。
顾峰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整理好衬衫,就翻身坐了起来,却连看都不看奈奈一眼:“你最好是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张作霖传,奈奈。明天下午,我再民政局门口等你!”
这是沈奈自从认识顾峰十多年来,顾峰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奈奈想,这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吧。第二章你弄死我,我也不离婚!
奈奈让吴妈给顾峰带话周培培,她想回家见见沈曼。
毕竟五年不见了,如果沈曼一切安好,那她就可以放心的和顾峰离婚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顾峰就让司机过来接沈曼宫·媚心计,将她送回了沈家。
奈奈坐在沈家的沙发上,不安的捏着手指,等着沈曼的到来。
“沈曼小姐好!”
奈奈听到吴妈的问好声,面色一惊,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再空中乱摸:“姐姐……姐姐……”
“奈奈!你的眼睛?”沈曼一把握住奈奈的手掌,震惊不已。
沈曼坐到了奈奈的身旁,紧紧的握着奈奈冰凉的手。
“没关系的。姐姐,只要你醒过来,比什么都强。”奈奈眼眸里闪烁着笑意,无所谓的笑笑。
却听到沈曼自责的苦笑道:“都是姐姐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奈奈嘴里很干,说话很吃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李海洋阿訇,她见到对她最好的沈曼,也并没有期待的那么开心。
或许,和顾峰生活的这五年,她已经学会看淡了很多事情吧。
奈奈手开始乱摸:“水……我想喝水……”
话音刚落,她的手心里便被沈曼塞进了一杯温水杯。奈奈喝了口水,却觉得有点苦涩,但也没有多想,就喝了下去。
“姐姐,我已经和顾峰商量好了,我们今天就回办理离婚手续。你放心,我会把他还给你的。”
奈奈怕沈曼误会多心,连忙解释道。
结果她眼前一黑,身体瘫软如泥,便倒在了沙发上。
奈奈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还有沈曼和沈母的声音。
“蔓蔓,你确定她死了?这个小贱人,三番五次的坏你的好事,你可千万要当心!”
一向温言惜语的沈母,竟然语出惊人。
奈奈虽然闭着眼,但意识里有了一丝清醒。
她不相信,沈曼母女将她视为己出,怎么会想让她死呢?
“妈妈,沈奈一定不能活。她不过是个贫民,没有我她早就饿死街头了!”沈曼冷哼书袋网,眼眸里闪过一丝阴毒:“当年我出车祸,肯定是她搞的鬼!要不然,嫁进顾府的人就是我沈曼!”
“蔓蔓,你别生气。好在现在,她已经死了。你和顾峰的日子还长着呢!”
沈母的言语里全是得意和张扬。
奈奈紧紧的闭着眼,她不敢出声,不敢呼吸。
她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直到她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她才微微松了口气。
奈奈的手死死的按着床单,想不到对她好的姐姐,原来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啊!
奈奈自嘲的笑笑。
就在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叽叽歪歪的响了起来。
奈奈伸出颤巍巍的手,艰难的摸索到手机,按了接听键,却听到顾峰那暴躁的声音:“沈奈!你他妈的耍我是不是!”
“你什么意思?”奈奈额头有细细的汗珠,她强行按耐住心里的恐慌。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没有任何异样。
“你别跟我装蒜?赶快来民政局!”电话里的顾峰,全是命令。第三章 你维护的人,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奈奈心里的怒火,猛地窜了起来,大声咒骂道:“顾峰,王八蛋!你就那么喜欢沈曼!我耍你怎么了?我就是不离婚!你弄死我,我也不离婚!”
奈奈说着,将手机往墙上猛地一摔。
手机应声而碎,发出清脆而刺耳的声响。
奈奈是被吴妈接回了公寓的,她疲倦的靠在后车位的靠背上。
“顾先生呢?”奈奈垂下眼,随口问问。
吴妈不安的看了眼奈奈:“先生他。”
奈奈也听出来了,吴妈是故意有所隐瞒,便扯扯嘴角,自嘲的笑笑:“吴妈,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承受不起的呢?说吧。”
“顾先生现在正在和沈曼小姐吃烛光晚餐!”吴妈抿抿嘴唇,低声解释道。
她刚才差点九死一生,他不闻不问也就算了!
竟然还有闲情雅致和她的好姐姐吃烛光晚餐!
也是啊,顾峰一开始就喜欢她的好姐姐,从来不拿正眼看她。
她这个顾太太也是因为沈曼出车祸,为了折磨她惩罚她才得到的。
奈奈想到这里,心里又沉又闷,脸色气得发白。
吴妈也发现了不对劲,连忙安慰道:“太太想开些,沈曼小姐是太太的姐姐,吃个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去餐厅!我也好久没看到姐姐了。”奈奈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声音却是冷到令人发指。
吴妈不敢反抗,只能让司机把奈奈送到顾峰和沈曼吃烛光晚餐的地方。
沈曼看到奈奈出现的时候,面色一变:“沈奈!你,你怎么在这里?”
“姐姐,我不该出现在这里么?”
奈奈用手摸索到沙发,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脸上却是一脸无辜的淡然笑意。
沈曼尴尬的笑笑:“哪里哪里。姐姐是在想,你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呢?我和顾峰也好准备准备啊!”
“姐姐,妹妹如果来的时候,和你真打了招呼,还来得了吗?”
奈奈声音里多了几分讽刺和深意。
沈曼一听奈奈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
“奈奈,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呢?”顾峰眉头一皱,沉声冷哼:“和你姐姐道歉!”
奈奈心里本来就有火,被顾峰这么一折腾,心里的怒火那是蹭蹭蹭的往出来冒。
奈奈直接开始甩脸色,直接拒绝了顾峰的请求,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凭什么让我道歉?我又没做错什么!”
奈奈说着,故意将脸微微一撇,话锋指向了沈曼:“姐姐,你对我那么好。肯定不会因为妹妹的这几句拌嘴,就整我对吧?”
“妹妹说的哪里话。”
沈曼被迫接过话茬,大度的宠溺笑笑:“你是我姐姐最亲最爱的妹妹,怎么可能会整你呢?”
“顾峰,听到没!姐姐都已经说话了,你就别再管这档子的事了邬桑!”奈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微微一笑。
顾峰将桌子猛地一拍,冷喝道:“我让你道歉,你没听到吗?!”
“顾峰,你是我丈夫,在姐姐这个外人面前。你维护的人,难道不应该是我吗?这么护着姐姐,莫不是你们还有其他的见不得人的关系?”
奈奈也是最不留情,勾嘴冷哼道。
话音刚落,便听到‘啪’的一声,一记耳光轻响。
奈奈的脸火辣辣的疼,她用手捂着脸,发干的眼眶已经没有了泪意,鼻尖却是酸楚阵阵。
“顾峰,你干嘛打奈奈啊!”沈曼不安的扯扯顾峰的衣袖。
奈奈却勾勾嘴角,将眼里的泪意逼了下去,强撑着笑容:“姐姐,你别怪顾峰。他这样对我,我早就习惯了。今天我来,并不是来打扰你们用餐的。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第四章 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我要他的命!
话音刚落,沈曼的筷子便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姐姐,听到这个消息,你一定在为妹妹开心吧!”奈奈骄傲的扬起嘴角。
她被沈曼下药,九死一生活了下来,幸好检查出来有这个孩子。
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保住自己的性命!
奈奈心里很害怕,但她是个倔强的人,所以面色自然而自信,她不能让顾峰和沈曼抓出一丝破绽,否则那就真的完蛋了。
她这句话刚说完,四周却是静悄悄的,安静的异常诡异。
奈奈开始害怕了,紧接着她的手腕便被一只大手给猛地一拽,奈奈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幸好扶住了桌角才幸免于难。
顾峰走的很快,奈奈已经嗅到了顾峰生气的前奏。
每次他生气,就是走的很快。
这么多年,什么都变了。唯独这一点臭脾气没变。
奈奈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身体却猛地一轻,落到了一个宽大的怀抱里。
再然后,她就像是被塞垃圾一样,被顾峰丢进了后车座。
奈奈疼得想要往起来爬,结果便被顾峰硕大的身体压了回去。
“怀孕了?你怎么可能会怀孕何晴近况!”
顾峰粗暴的用手捏着奈奈的下巴,眯眼冷哼道:“胆子倒是不小,怀了小孽障竟然还敢昭告天下!”
奈奈痛苦的脸都变了形,嘴巴一张一合的解释道:“顾峰,不管……不管你信不信,这个孩子都是你的韩世荣!”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怀个孩子有多辛苦。
顾峰为了和沈曼再续前缘,再加之狠她入骨的原因,所以一直做事什么都能少,唯独不能少了套子。
奈奈那个时候,已经打定主意离婚了。
但是她这辈子,都没有了爱人的能力,所以她偷偷扎破了避孕套,想要个孩子。
她想偷偷的把孩子养大,也算是余生有了期盼。
谁曾想,却成了现在救她的砝码!
奈奈还在神思恍惚,却被顾峰猛地一揪头发,她顿时恢复了神智。
“说,是哪个的孽种!”顾峰阴狠的逼问:“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我要他的命!”
奈奈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道:“避孕套……我扎破了避孕套……”
“你竟敢做手脚!”
顾峰的脸更加阴沉了,手猛地捏住了奈奈的脖颈。
奈奈眉头一挑,破罐子破摔的笑笑:“顾峰,即便你在恨我,即便你再想和我离婚。现在都不可能了,你不得不承认,我肚子里有你的骨肉!”
顾峰眯眼,放开了奈奈。
奈奈瘫软在坐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驾驶座上的司机,吓得一言不发,只敢偷偷瞟了眼透视镜。刘进荣
“开车!”顾峰沉着脸,声音冷到极点。
司机连忙开车,却听到顾峰命令道:“去医院!”
奈奈刚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了。
奈奈心里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连忙想要开车门:“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司机怕奈奈出事,连忙按了车的中控。
奈奈开不了车门,便开始着急了,不解的问道:“你想干嘛?你干嘛要去医院?”
“我警告你,如果你敢骗我。后果你是知道的!”
顾峰大手一勾,将奈奈的身体猛地按进了怀里,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笑笑。
奈奈的眼眸蓦地一惊,手也不自觉的捏紧了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