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尚志借土葬母,金麻雀夺路归林——“抓阄状元”刘若宰的传奇人生(一)-书香悄然黛千寻

清装电视剧《宰相刘罗锅》播出后王者好莱坞,“刘罗锅”的形象已经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人们记住了“刘罗锅”,却忘记了刘墉,甚或张冠李戴,把电视剧中的“刘罗锅”当成了刘若宰。

刘若宰(1595-1640),字胤平,一字颖平,号退斋。1627年乡试第四名。1628年文科状元。刘若宰点元后,即授翰林院侍讲口口香石锅鱼,当了皇帝老师,后升侍讲学士,对末代皇帝崇祯颇多“启沃”黎坚惠。在科举路上,由于他貌丑又驼背的生理原因而经历的坎坎坷坷倍于常人,其付出也倍于常人,最后大魁天下,终于圆满。
刘若宰考中状元时辜裘,怀宁人说他是怀宁的,潜山人说他是潜山的,都有理由。崇祯皇帝本来就缺少主见,再说这种事情他也无须弄得格外清楚明白,于是就给两个县的官员都升了三级花市枣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大家皆大欢喜。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明代的户籍。那时也分原籍和现籍两种情况。原籍是祖籍,是乡贯,是祖上原先居住占籍的地方。现籍是户口所在地,是黄册上登记的地址。刘若宰原籍潜山人,是刘姓迁潜始祖刘寿二的九世孙,世居潜山县彰法山。嘉靖初潜山县闹灾荒,庄稼颗粒无收,迫于生计,他的曾祖父刘东亭才把家搬迁到怀宁县平山。刘福一是刘寿二的大儿子,他还给自己的三个儿子分别起名叫潜宝、潜山、潜阳,都带着个“潜”字,他的后代能割断与潜山的联系么?
怀宁县在明代是安庆府驻地,在科举时代有更多教育资源可资利用。各县学子只要家庭有能力自然要设法获得怀宁县籍,怀宁户口。刘若宰出生时,刘尚志已然位高权重,在安庆城又建有私宅高野人母美,刘若宰的户籍就不成问题了。康熙《安庆府志》《怀宁县志》明确记载刘尚志、刘若宰父子为怀宁人,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怀宁籍潜山人。
刘若宰的文章几乎不提及自己的籍贯,他的书画作品也不落自己的籍贯巨齿蛉,很多是穷款,落个姓名了事。这大概也是因为他是怀宁籍潜山人的缘故,写籍贯款写哪里都让他觉得很纠结。其实他完全可以落“安庆刘若宰”,但他也没有这样做。刘若宰对祖居地潜山的确是很敬畏的。下面这幅《刘若宰行书七言诗》落的是穷款,是2012年西泠印社春拍的一件作品。写得既谨严又灵动,既大气又蕴藉,好。当时成交价是四十一万四,这个价格很高了。现在贴出来让大家欣赏下。

长淮一夜紫茰湾,
棹断西风欸乃间。
可似昨年秋浦客,
晓风东去暮风还。
如果您对刘若宰的籍贯问题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话张碧池,上面的内容您都可以完全略去不看。我这样做的目的既是为了以后叙述方便,也是为了让以后的故事变得更有历史感——刘若宰的故事太有戏剧性,太有传奇色彩了,如果不查找些资料补充一下细节,就会让人觉得完全是扯淡!我小时候有幸听过不少刘若宰的传奇故事。在民间闲谈中,人们都直呼其名,有时为了描述方便就叫他“刘驼子”。现在的龙潭万涧村还有刘若宰的后裔。听说皇后娘娘给刘若宰做的状元袍一直被他们珍藏到文革时期,但最后还是他的后代把它当作“四旧”,黄仁俊一把火烧了。
今天讲的故事跟刘若宰的籍贯有关。在现在的潜山彭岭头上有一处陈姓老坟山,坟山旁边有一浪一浪的半圆形的梯田,像一面扇子微微倾斜地平铺到山边。前方就是向东绵延的凤凰山的余脉,是“书桌案”。风水先生都把这里叫做“蜘蛛结网形”,断定将来必定要出高官。但不知怎地邓英婷,这处老坟山就是不显灵,一百多年过去了也不见出个什么人物。
传说刘若宰一家住在怀宁县小市镇小吏港,他的祖母姓陈——当然这些未必是正确的,有兴趣的学者可以去考证。前面说过,刘若宰祖籍潜山,户籍是怀宁,那么在怀宁刘家就不一定有多少多余的田产地产。所以刘若宰父亲刘尚志葬母时弹跳哥王涛,就申明要到潜山找舅舅家讨一棺土。陈家也爽快,没有怎么议论就同意迎姑娘的灵柩到彭岭头老坟山加葬痣城剑八。
刘尚志请的风水先生虽然个子瘦小,貌不惊人,但却是安庆城最有名望最有本事的地师,姓余,年纪大了,就叫老余。第一次到彭岭老坟山看地的时候,陪他的有刘家人,也有陈家的长者。老地师也没多问问题,只是站在老坟冢的石碑前比划,嘴里自言自语,脸色一惊一喜的变换着,让人捉摸不透。一回到安庆,老地师家也不进,立马找到刘尚志的住处:
“刘大人,我的后半生您得养着。我以后不想做地师了王丽达老公!”
刘大人很是诧异,急忙招呼老余坐下,又把自己坐的椅子往老余一边挪了挪,问:
“那是为什么呀?”
地师说:“我一生也没碰到过这样好的一块地。我们行内有言,‘龙葬耳凤葬骚’,这陈家老坟还真没葬到凤鸟下蛋的地方,所以出不了人物......”。他把嘴凑到刘大人耳边,压低声音如此这番的又说了一通。这些话只是刘大人能听得清楚。但刘大人没待老余把话说完就呼的站了起来,拍着胸脯说:
“要真如老地师所言,报酬您自己说了算!”
打窟那天,老地师很兴奋,左脚踩着破土的地方不松劲,手里挥舞着罗盘,嘴里念念有词:“天上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诸神见着低头拜,恶煞逢着走不停。天灵灵,地灵灵......”接着招呼前来帮忙的民工说:“你们就在我左脚踩的位置开始往下挖,可不能挖偏了。挖到地下三尺的时候会看到一块长方形的大石板子。大石板子不能动,千万不能动千帜雪啊小阿火!大石板子是放棺木的!不能动!”嘱咐完了,老地师就晃悠到一边休息去了。
这边打井的民工都不相信老地师能看到黄土三尺深,但当他们挖到三尺深的时候个个都傻眼了。里面果然有一块长方形的青石板子,大小还正好放一副棺木彭嘉欣!大家都很好奇:难不成里面有什么宝贝?这时他们哪里还把老地师的嘱咐放在心上,都把条锄柄对准大石板子一齐用力,刚打开一条缝就感觉寒气袭人,接着是一阵不大不小的风,十几只受了惊吓的金麻雀拍着膀子,叽叽喳喳的争着往外飞,一下子就消失了。

“不好了!不好了孙紫晴!不好了!”坐在远处休息的老地师涨红了脸,连叫三声,直奔坟境。但一切都晚了。民工们慌了手脚,忙将大石板子往下放,一不留神砸到了最后一只正要起飞的金麻雀莲秀图院。金麻雀的头上、背上、腿上都是伤。
“完了亡国战舰!完了!完了!”
老余扼腕蹬脚地对民工们说:
“你们把坟主的好事搞砸了与我无妨,只可惜这坟葬下去只能出一个状元了河图传,还是个五体不全的人。”
民工们个个面如土灰,不知道自己会面临怎样的惩罚。老地师也当众把罗盘砸个粉碎,表示从此不再替人看风水。
根据《怀宁县志》记载:刘方伯尚志有子十二人,有术者推之云:四状元八进士。后若宰得状元,若宰行四;若宜成进士,若宜行八。乃悟术者举行次而言也。也许事实就像县志记载的这样,老地师能推算到刘尚志有十二个儿子,老四刘若宰是状元,老八刘若宜是进士。
刘若宰点元时,潜山的县老爷说他是潜山人,最具说服力的理由就是刘若宰的祖坟在潜山。
(本文图片据网贝加尔。故事待续,敬请关注!)